雙目失明,不想再失去血癌母親

10月
30
2019


分類:親子
作者:朱安春


分享給貪玩電動的孩子們


2018年6月11日。

眼前這位坐在臨時租住舅舅家的小伙名叫丁斌。如果不是小伙親口告訴攝影師,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他在2013年時,因為視網膜色素變性導致雙目失明。因而,此刻的他不能前往蘇州醫院,陪伴在患白血病,與病魔博鬥母親身邊。

母親因患白血病(俗稱血癌),雖然經歷了化療以及骨髓配型成功;但在骨髓移植後卻出現嚴重排斥。

他不敢想像也不願失去母親,畢竟自己的雙眼已經看不見了。

丁斌告訴攝影師,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,就開始每天起早貪黑地去菜市場做點小生意賣些小菜,父親則在家附近打些臨工。好不容易熬到他長大,又趕上城市發展擴建,他們家也在征遷範圍之內,拿到拆遷補助之後,如果沒有特殊情況,再過幾年,一家人等到還遷後就可以過上幸福而又知足的城裡生活了。

但令丁斌一家人始料未及的是,自己的竟然在2013年的時候因視網膜色素變性,導致雙目失明。

原本美好的世界在他眼裡突然一下黑暗起來。

對於丁斌的這種打擊是可想而知的,甚至一度悲觀厭世,總感覺老天不公平。情緒也一下跌到谷底,心想自己的人生還才開始,沒有了光明,他的人生還剩下什麼?他還能靠什麼生存下去?

在家人的好不容易勸慰下,丁斌才從失明的黑暗中走出來,並最終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事業,那就是做盲人按摩師。為了他的未來,他的父母也在暗暗使勁,每天辛苦掙錢。

父母心想,醫術已經如此發達,等攢夠錢了就帶著丁斌到大城市的醫院裡再給他把失明的雙眼治好。

但不幸的事卻接踵而至,2017年4月份時候丁斌的媽媽突然暈倒了。家人趕緊把他的媽媽送往安慶市第八人民醫院做了一些檢查。以為是貧血所致,就在醫院裡輸了幾天血液回家。

可是沒過半個月他的媽媽總是說頭暈乏力。家人只好又帶她去市立醫院做了全面檢查。主治醫師通過丁斌媽媽的檢查報告告訴他,80%可能是白血病。

白血病?不可能的啊,媽媽怎麼會得白血病呢?然而事實就是這麼殘酷,經過再次檢查後丁斌的媽媽被確診為急性白血病。

自從丁斌的媽媽知道自己患的是白血病,心情低落到茶飯不思,晚上還經常做噩夢。雖然看不見,但丁斌感覺到媽媽的變化。

丁斌每天從按摩院回來後都要去安慰他的媽媽,並鼓勵媽媽戰勝病魔。其實丁斌是可以理解媽媽的,因為他自從2013年被確診為視網膜色素變性後,媽媽想把家裡的錢給他治眼睛的。但丁斌知道自己的這種病治癒的希望很渺茫。

母親的想法也是一樣,她對康復已經不抱希望。經過再三苦口婆心勸說下,他的媽媽才同意接受治療。

住進醫院後,輸血化療成了家常便飯,病痛的折磨讓他的媽媽瘦了一大圈,精神狀態更是瀕臨崩潰。

母親最大的痛苦是,艱難一生,為什麼這麼多不幸要降臨在孩子跟自己身上。而這同樣也是丁斌的心境。

一年多時間裡,為了救媽媽,丁斌和家人們輾轉各大醫院。最後,醫生告訴丁斌,如果想治好他媽媽的病,骨髓移植是唯一的希望。為了救媽媽,丁斌和家人於今年5月份帶著媽媽就這與蘇州大學附屬第一人民醫院為他做骨髓移植。

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,丁斌為媽媽的骨髓移植手術籌集了20餘萬元。幸運的是,丁斌的媽媽與舅舅的骨髓配型完全吻合,在經歷了骨髓移植成功手術後,一家人以為接下來便是恢復了。

但令他們沒有料到的是,在移植期間,媽媽的口腔系身體多處出血不止,身體多處出現血塊血小板已經減到最低只。醫生說,如果不採取辦法,媽媽很可能就有生命危險。必須找到合適的血小板和一種進口藥物止血。

丁斌沉重的告訴攝影師,前期包括化療和骨髓移植手術,家裡所有的積蓄已經全部花光,其中還在親戚朋友那裡借了很多錢。如今家裡的房子被拆遷後,一直沒有還遷,接下來的的排斥藥物費用就是一筆不菲的開支,據主治醫生介紹,像他媽媽的這種情況很少見,但就目前情況來看,如果能將身體多處出血用藥物止住的話,僅進口藥至少要花費25萬。

如今已是一貧如洗,丁斌一家上如何籌措這些錢呢?現在全家的收入只有他做按摩那些錢,為了體諒家裡的困境,當初在丁斌雙目失明的情況下依然嫁給他的愛人,更是帶著8個月大的孩子回娘家去了。因為自己雙目失明,在蘇州的醫院裡都是舅舅和爸爸去輪流照顧他的媽媽。

為了籌到這些給媽媽救命的錢,丁斌沒日沒夜的工作在按摩店裡,然而就算他天天一刻不休息,對於眼前急需的25萬元藥物錢來說仍是杯水車薪,可明知不可為,丁斌卻仍不肯放棄。

因為是媽媽給了他生命,自己已經雙目失明,他不想再失去媽媽。


延伸閱讀

卻被自己的名字打敗小秘密

美成了掛曆的天堂

錯用一人!少用兩人

而非合群

就等於白來了

熱門內容

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