燭之武退秦師背後的故事

12月
30
2019


分類:歷史
作者:朱安春


史書中說「五論救弱國,妙語退秦師」,說的是燭之武。燭之武是鄭國文公時期人,這個時代鄭國處於衰退期,鄭文公又遭遇了齊桓公、晉文公、楚成王、宋襄公、秦穆公等眾多諸侯,如果說春秋時代什麼時候是列國相對均衡的時代,即是在鄭文公在位期間。大多數諸侯都相當鐵腕,都想在中原地區成為霸主。鄭國的地理位置極其尷尬,當晉楚兩國對峙中原,鄭國經常成為攻擊對象,甚至一年中有遭受晉楚兩國先後攻打的情況發生。燭之武生活在這樣的國家裡,終究不能過於安定。
鄭國這個國家雖然是由東遷的姬氏子弟所建立,只是在這裡生活的族群大多還是當年殷商的後裔。周成王在洛邑建都之時,就把部分殷商舊族們安置在鄭衛之地,而殷商人歷來是重視商貿活動的,因此鄭國的商貿活動相對也較為發達,這就促成了鄭國人那種見利忘義、目光短淺和見風使舵的性格,面對兩大強國的侵擾,鄭國人推行的國策就是兩面三刀,就是在晉國人面前是一副臉,在楚國人面前又是另外一副臉。鄭文公在朝中重用眾多臣子,其中有「三賢」叔詹、堵叔、師叔,還有子產和燭之武。

鄭文公明白鄭國的地位,已是遠遠不如鄭莊公時代,而且莊公而後的諸子爭位,導致整個鄭國的發展都呈現支離破碎格局,《左傳》:「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鄭伯同盟於幽」,鄭文公依附於齊桓公,結果齊桓公是「諸侯有討於鄭,未捷。今苟有釁。從之,不亦可乎」,就是等到鄭國面臨儲君之爭,齊桓公想的並非是幫助鄭文公平定亂局,反而是想乘機在鄭國的內亂中分羹。晉文公與楚成王在城濮會戰時,鄭文公錯誤的選擇與楚國結盟,加之當年晉文公作為公子在鄭國流亡,鄭文公不禮於晉文公,晉文公便是新仇舊恨一起算,頻繁對鄭國展開軍事行動。
當晉國在城濮之戰中取得重大勝利而後,史書有:「晉侯、秦伯圍鄭,以其無禮於晉,且貳於楚也。晉軍函陵,秦軍氾南」,晉文公就聯合秦國展開對鄭國的作戰。這場戰爭的重點即是在氾南,函陵在北,氾南在南,晉國邀請秦國對鄭國作戰並非是出於好心,而是有所圖謀。城濮之戰後,晉國雖成為霸主,但楚國的中軍主力並沒有受到消耗,就是說楚國的最強軍力依然存在,這對晉文公而言即是威脅,那麼要對鄭國展開行動,如果向南之地有盟友駐軍,當然會更加有利於戰局。秦國對晉國的作用,即為如此。
燭之武為說客,在面見秦穆公時,有幾句話極為重要,也從中可見當時的國際形勢之複雜。秦國的秦穆公是個厲害的國君,只是這位國君有個缺點,就是過於婦人之仁。按照秦國那幾十年里的國力,雖不能依靠一國之力成為東方霸主,但要與東方諸侯們作戰也可能不是那麼容易落於下風,尤其是秦穆公曾經對晉國兩代國君都有扶立之功,可見秦國之軍力。要說秦穆公沒有想法,那是不可能的。秦穆公扶立過晉惠公、晉文公,還曾把女兒嫁給晉懷公,秦國與晉國之間的親密關係可見一斑。只是即便如此,秦穆公與晉惠公、晉懷公之間並不是和睦共處,反而往往有對抗之戰。這就跟秦穆公的性格有關。

秦穆公扶立晉惠公,又活捉過晉惠公,但是活捉了晉惠公後又放掉了晉惠公,甚至把晉國割讓秦國的河東土地還給了晉國,晉國在對秦穆公的外交戰爭中顯然是完勝的。因此對秦穆公而言,是有心結的,就是認為晉國人背信棄義,燭之武抓住的正是這個點,說「越國以鄙遠,君知其難也。焉用亡鄭以陪鄰?鄰之厚,君之薄也……且君嘗為晉君賜矣;許君焦、瑕,朝濟而夕設版焉,君之所知也。夫晉,何厭之有」。燭之武對秦晉關係是做過功課的,毋庸置疑秦穆公對晉國是過分仁慈的。
其次,燭之武更是說「既東封鄭、又欲肆其西封,若不闕秦,將焉取之」,這即是誅心之說了,秦穆公允許晉國成為霸主,允許晉國東進,可是晉國要是西進的話,那就是侵犯了秦國的利益了,這是絕對不允許的。於是秦穆公才會與鄭國結盟,使杞子、逄孫、楊孫戍之,自己就帶著大軍返回秦國了。鄭國由此殘存,而燭之武才是那個最成功的人。


延伸閱讀

太行明珠——郭亮村

有可能成為三線城市

有一種對手李小龍非常懼怕先讀為快

號外,17年後司馬光卻殺了她宋神宗不忍改為流放

還是經濟實惠的燃氣灶好?要如何抉擇?解析

熱門內容

友善連結